当前位置: 首页 » 彩种玩法 » 金龙网址开户,视觉中国惹众怒,一个图片编辑是怎么炼成“碰瓷儿大王”的?

金龙网址开户,视觉中国惹众怒,一个图片编辑是怎么炼成“碰瓷儿大王”的?

   发布日期:2020-01-08 18:41:18  浏览次数:2322

金龙网址开户,视觉中国惹众怒,一个图片编辑是怎么炼成“碰瓷儿大王”的?

金龙网址开户,如果你没有收到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只能说明你的公司做得不够大。

作者:咖喱 二水

如果你没有收到视觉中国的律师函,只能说明你的公司做得不够大。

昨天,这句话迅速在网上流传开来。

视觉中国是谁?

据资料显示,它是国内最大的视觉素材版权交易平台,占有40%以上市场份额,已近乎垄断地位。

因为一张黑洞的照片,视觉中国先是被共青团中央、新华社、人民日报等连续发问,又在今天凌晨被天津网信办约谈,并在深夜关闭平台,更在今早股市开盘后被巨量卖单封死跌停,直接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另一边,网友们也纷纷控诉早年间被视觉中国“敲诈”的种种罪行。一条关于图片网站背后的灰色利益链条,正逐渐在我们的眼前铺开。

一张黑洞照片引发的争议

北京时间2019年4月10日晚9点07分,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发布。随后,网友们开启了朋友圈的“黑洞”狂欢。

△图片来源:eht collaboration

可就在第二天,有朋友发现,视觉中国的网站上对这张黑洞照片做出了说明:“此图由欧洲南方天文台提供,仅限于编辑类用途,使用请署名欧洲南方天文台,不得用于商业用途。”也就是说,该照片若是被用到商业用途,就涉及到侵权了。

△视觉中国网站截图

网友马上就有疑问了,明明是属于全人类的照片,怎么就成了视觉中国所有?

先来看看发布黑洞照片的源头——欧洲南方天文台(eso)官网。在这里,大家不仅可以免费下载tif格式的高分辨率图片,人家还对版权做出如下主张:

简单讲,你只要在发布时注明图片来源是eht collaboration,便可自由使用,无关商业或非商业。

昨天,每日经济新闻专门去找欧洲南方天文台求证。对方回应,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欧洲南方天文台从未、更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并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欧洲南方天文台。

11日中午,中科院院士武向平也回应了黑洞照片版权归属问题,称该照片是200多位科研人员共同努力的成果,一经发布,只要标注来源,全世界都可以用。

如此一来,视觉中国主张的版权一说,就成了“霸王条例”,于是许多网友把矛头对准了视觉中国。甚至有网友挖出,视觉中国连中国的国旗和国徽都标为版权所有并售卖……

11日下午,共青团中央在其官微发布截图并提出疑问——“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此条微博发布不到 1 小时,中国警察网也发布配图微博@视觉中国,指出“警徽及其图案不得用于商标、商业广告”。随即新华社、人民日报也就此事发文。

△共青团中央微博截图

眼看事情发展到了无法收场的地步,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回应称,黑洞照片版权归属欧洲南方天文台,试图平息风波。然而,让柴继军和视觉中国想不到的是,即使已对相关争议图片进行删除、下架,并公开致歉,甚至关闭网站,但网友的怒火并没有熄灭。

4月12日凌晨,天津网信办约谈视觉中国方面,要求其立即停止违法违规行为,全面彻底整改。到了凌晨3点,视觉中国官微再发道歉声明称,接受广大网民和媒体的监督批评,会全面配合监管部门彻底积极整改。

△微博截图

一个图片编辑的创业梦

说起视觉中国,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年。

那一年,层出不穷的互联网公司不断成立,股票只要在公司名字里加上“e”或者“com”就能成倍上涨。但脱轨的经济开始失速,一大批“挂羊头卖狗肉”的互联网公司相继死去。

彼时,26岁的柴继军忧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囤在家里的6000筒胶卷,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作为《中国青年报》的图片编辑,他发现,像《中青报》这样的大户人家,手里的图片资源很丰富,用不完的都被闲置、浪费掉了;而另一边,又有很多小媒体到处找图片,却找不到合适的卖家。

为什么不能做个网站,把图片放上去,开放给编辑们任意挑选,按需付费呢?

在互联网经济泡沫全线崩溃的时候,柴继军这个进军互联网领域创业的想法有创意却充满不确定性。

初生牛犊不怕虎,柴继军没想太多,很快说服了另外两个搞技术的创始人加盟,两周内就搭建了网站平台。

同年5月,视觉中国前身的雏形——photocome网站上线。

网站的商业模式非常原始,简单来说就是个中介。上游对接摄影师,签约把图片交给网站上线售卖;下游对接媒体广告商等客户,获得销售收入后,再与摄影师分成。

和所有的创业者一样,柴继军希望迅速拿到投资扩展业务。他找到雷军,却被一句“现在大家提到互联网都吐了”顶了回来。不过最终,他还是拿到了百联优力投资有限公司(uig 集团)的投资。

一鸣惊人。仅仅两年后,photocome就几乎“俘获”了全部媒体,开始盈利!其间,看到photocome运作得风生水起,新浪曾出价600万元想收购,但被拒。

这期间,柴继军也不是没有自我怀疑过。直到2005年,他才算真正放下创业期的忐忑,彻底扔掉报社的“铁饭碗”,全心投入图片生意。同年,photocome更名为汉华易美。

2011年,整合重组后的视觉中国集团成立,柴继军担任总裁。

3年后,逐渐成长为国内“视觉之王”的视觉中国,借壳远东股份登陆a股。柴继军和他的伙伴们手握56.24%的股份,坐拥120多亿元浮财。

那年的柴继军踌躇满志:“从2000年到现在,中国和全球重要事件的影像,我们这儿都有。”

营收额最有说服力。2015年至2017年,视觉中国营收分别为5.43亿元、7.35亿元、8.15亿元。最新的2018年三季度财报中,其营收为2.2亿元,同比增长11.49%。

视觉中国吃掉了5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了真正的行业老大。

柴继军也从一个普通的报社编辑,逆袭成赚钱赚到手软的商人。

“维权创收”“战果颇丰”

俗话说“无奸不商”,柴继军的精明开始慢慢脱轨。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上市后的视觉中国,为了完成业绩对赌,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此后,柴继军的全部精力似乎也开始转向追求短期业绩目标,四处“维权创收”。

2016年,今日头条曾被苹果app store下架,数日之后才恢复上线,有文章分析称,其被下架的理由就是被视觉中国举报所用的图片存在版权问题。

转年,互联网大户腾讯也被盯上。9张侵权图片,索赔19万元,视觉中国一纸诉状直接将行业老大腾讯诉诸法庭。最终,双方一番刀来剑往后,4万元了事。

敢在腾讯身上“揩油”,官司还小胜,柴继军胆子更大了。

2018 年4月,以翻译外网文章为主的 “煎蛋网”创始人sein发文《被视觉中国索赔图片版权,很难受》,表示收到了视觉中国的“索赔”邮件,开价25万元,还称“是优惠后的价格”。

2018年7月,中国创投圈的大佬、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忍无可忍,在微博上怒怼视觉中国,称其不仅漫天开价,索要几十万元巨额赔偿,还以此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另外一家互联网公司负责人表示:“在接到侵权投诉删除照片后,视觉中国却表示不能只赔偿单张图片的费用,一定要购买相关的销售套餐,不然就向苹果app store施压,下架我们的app。最终赔偿了一笔超过单张图片很多的费用。”

一时间,小到如恒河沙数的自媒体人、博主,大到称霸一方的腾讯、头条等巨头,几乎没有哪个敢小觑视觉中国的影响力。

屡屡得逞的柴继军,在网上被人称为“碰瓷儿大王”。

久经沙场之后,视觉中国“战果颇丰”。数字显示,目前视觉中国所涉及围绕著作权等侵权诉讼案件超过5000起,仅2018年前三季度就已近80起(不包括私下解决数目)。财报更显而易见,公司版权服务费占到营收的七成以上。

一边“维权获客、维权创收”,另一边却还在压榨摄影师。

据媒体报道,在视觉中国的规划发展中,并没有注重上游摄影师等图片提供者的扶持壮大,反而一再压低抽成,不给签约摄影师底薪,最低时一张照片的价格只有2.75元。

失人心者失天下,柴继军的路开始越走越窄。

灰色利益链条之下,

吃相难看的图库网站

不知何时,本是给用户提供付费图片的网站,却将所谓的“维权”当成了公司的主要业务,并大敛钱财。更有报道称,有不少图库网站的最大部门就是维权部门和法务部门。

一开始,图库网站还是以销售图片为主,因为当时技术不成熟,判断是否侵权都靠人眼识别。2017年,视觉中国自主研发了一套系统“鹰眼”。从此,这个“鹰眼”便成为他们“敛财”的重臣。

“鹰眼”是一套基于图像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的系统,包括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等能力,自动处理约200万张/天以上的数据,能够追踪到视觉中国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版权保护服务。

据视觉中国披露,公司在2017年通过“鹰眼”系统发现的“潜在客户”数量较2016年同期有超过84%的增长,通过“鹰眼”新增年度协议客户数量较同期增长超过54%。

后来,他们逐渐发现,一名图片销售努力维护客户的年流水,基本和打一个版权官司的收益相当。于是,视觉中国开始通过“鹰眼”有组织地进行大规模范围搜索那些未经授权而疏忽使用他们图片的企业,从而漫天开价索要巨额赔偿,以此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自此,版权战开始愈演愈烈。那些没有靠山的自媒体群体,就成为了视觉中国的最大“客户群”。

暂不说视觉中国这种“钓鱼”式维权的做法是否合法,光是在获取图片版权方面的做法,吃相不免有些难看了。

他们先是把能得到的图片“不管三七二十一”都标注版权“保护”起来,然后再靠“鹰眼”搜索,进行“索赔”。有不少网友指责,视觉中国的做法是“图霸”行为,面对“滥用维权、漫天要价”的指责,柴继军却认为,因为未经授权使用图片的现象非常严重,很少有自媒体会主动来得到合理授权。他还特地强调:“到视觉中国这里来获得授权并不是特别高的价格,自媒体也需要逐渐培养起图片版权意识。”可实际上,连他们自己也证实不了是否拥有版权,或者手中的图片版权是否过期。

更值得注意的是,视觉中国的这种行为已经成为图库网站的乱象,大到全景网络、东方ic,小到河图创意等不知名公司,都在利用商业图片版权索赔进行获益。

2018年,全景网络曾以“图片侵权”为由在9个月内提起诉讼684次。当时被它起诉的多为知名自媒体,都是1张照片索要1万元,甚至有个别企业自媒体还提到,被索赔金额高达几十万、上百万。

一般人面对纠纷大都希望息事宁人,不想纠缠,从而签订合作协议,交钱了事,更有甚者直接选择了关闭公众账号。而这一次次的得逞,也让这些图片网站的“霸王维权”逐渐“杀红了眼”。也许,必须有这样一次重重的摔倒才能让他们警醒。

今天上午,国家版权局已针对此事表态:

希望这一次的视觉中国事件能给这些商家提个醒:维权本无错,霸王悔断肠!无论何时,还是走正道的好。


 
 

 
相关新闻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